内容标题21

  • <tr id='JOe9md'><strong id='JOe9md'></strong><small id='JOe9md'></small><button id='JOe9md'></button><li id='JOe9md'><noscript id='JOe9md'><big id='JOe9md'></big><dt id='JOe9md'></dt></noscript></li></tr><ol id='JOe9md'><option id='JOe9md'><table id='JOe9md'><blockquote id='JOe9md'><tbody id='JOe9m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Oe9md'></u><kbd id='JOe9md'><kbd id='JOe9md'></kbd></kbd>

    <code id='JOe9md'><strong id='JOe9md'></strong></code>

    <fieldset id='JOe9md'></fieldset>
          <span id='JOe9md'></span>

              <ins id='JOe9md'></ins>
              <acronym id='JOe9md'><em id='JOe9md'></em><td id='JOe9md'><div id='JOe9md'></div></td></acronym><address id='JOe9md'><big id='JOe9md'><big id='JOe9md'></big><legend id='JOe9md'></legend></big></address>

              <i id='JOe9md'><div id='JOe9md'><ins id='JOe9md'></ins></div></i>
              <i id='JOe9md'></i>
            1. <dl id='JOe9md'></dl>
              1. <blockquote id='JOe9md'><q id='JOe9md'><noscript id='JOe9md'></noscript><dt id='JOe9m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Oe9md'><i id='JOe9md'></i>

                第三届“教育治理与学校变革”国际研讨会主题发言(一)--让变革在中国发生:教与学的创新

                时间:2020-01-06浏览:147设置

                第三届“教育治理与学校变革”国际研讨会主题发言()


                让变革在中国发生:教与学的创新


                菲利普·海林杰(泰国玛希隆大学)



                    今天我非常开心,因为全球教育领导与协作研究中心的成立。对我来说,今天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因为距离我第一次到米奇影视_777米奇影院_奇米影视盒_777奇米影视网站_米奇电影网已经整整过了20个年头。20年前,冯大鸣教授邀请我来到华师大老校区做一个关于“基于问题的教育管理学习(problem based learning)”的工作坊(workshop)。今天也是非常喜庆的一天,因为我们新的中心成立了,我邀请了来自香港的同事陆佳芳教授,她是我们香港团队的一名老师,她在十年前(2008)协助我成立我们的亚太区的领导力和变革中心,这个中心在这十年里成长为很有影响力的教育领导力国际中心并且改变着世界。这个经验对我们华师大这个中心的成立和发展提供了思路。

                    我今天分享的话题是教育变革,当人们谈到教育变革的时候,我们想到的是教育的内容和过程的改革。内容改革可以是课程改革,可以是评价方式的变革,教学方法的变革。但是我们还有过程的改革,过程改革是关于管理的变革,我们是否具备成功管理变革的能力决定了教育改革愿景的好与坏。在我看来,有一个好消息是,在过去40-50年的发展中,教育变革的创新对于我来说,是建立在以知识为基础的变革。20年前,我来到华师大的时候跟大家探讨的是基于问题的学习,今天我要说的是一个我30年前在美国开发的一个计算机模拟,但是这些年一直在更新、改进和被采用,我想这是一个关于中西方交换想法的非常好的例子。我的香港同事艾伦·沃克和钱海燕在2017年《教育管理评论》上写了一篇文章,我记得是关于一个政策制定和实践的运动是如何从东方到西方,再从西方回归。在我看来这对你们新中心的愿景是非常有帮助的,是致力于推动从中国经验到西方世界的交流,特别是强调实证和分享你们在教育领导力方面的知识。


                1


                    今天我主要目的是介绍我们设计的计算机模拟系统,我的同事陆佳芳和汤少冰,他们主要是帮助开发中文版本的这个计算机模拟系统。这里我只展示了我们这本书的标题(见图1),我给大家看这个标题而不是展示我这本书,是强调一个事实,正如前面一个来自上海领导力协会的演讲者所说的那样,我们都有对学校领导者和管理者要采取行动而做准备的责任。这意味着,要为了策略的落地和实施进行研究,不是只是理论研究。如何把这些放到实践中来?这要求新的教学方法,要比以前我们传统沿用下来的方法更强大。昨天我和一些博士生开展了一个工作坊,探讨了基于模拟的学习,有几个博士生问我什么是模拟。我犯了一个非常典型的错误,就是假设大家都知道。所以我花了一些时间解释。在飞行员训练如何驾驶飞机的时候,飞行员不只是仅仅从书本上学习,不仅仅从课堂上学习。飞行员在开始执行飞行任务的时候,一定会做大量模拟的实验,所以他们用模拟飞行器来进行飞行员的训练,在这个模拟器里面他们有一些关于模拟飞机驾驶的软件,里面有非常多的飞行场景和飞行状况。比如学习如何在侧风非常强的时候驾驶飞机,如何在暴风雨中驾驶飞机,如何在机翼结冰的情况下驾驶飞机,所以飞行员需要学习如何处理各种复杂情况,不仅仅只是驾驶飞机。所以在不同领域的学习里,比如医学,医学院他们很广泛的用这种方式模拟一些手术过程来训练他们的医生,这是模拟在各种不同学习领域的广泛应用。

                    今天我要给大家展示的模拟学习是,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是在30年之前研发出来的。可以单人或者小组形式游戏,线上联网游戏或者单机进行,所以我们用了一个合作学习的过程,学习者可以用来分享他们如何解决问题的过程。在这个里面,你处在一个项目实施团队的情景中,在学校实施新的学习技术。在模拟操作中,你会和小学、初中和总部的人一起工作,会给你一部分的预算,你会有24个员工,你对新的技术一无所知,新的学习技术是多样化的,可以是在线学习,可以是AI,我们对新的学习技术不做具体的规定,但是你和你的团队(你的团队是3个人),你们的任务就是在这个学校的系统里让其他人对这个新的学习技术感兴趣,有能力去使用,并且在教室和工作中非常有效地使用这些技术。会给你预算和一些你会用到的活动。

                    在这个电脑模拟中,有用到一些理论,比如John Kotter (8 strategies for successful change)Kurt Lewin (Stages of change over time)Gene Hall & Shirley Hord (Concerns-based Model)Everett Rogers (change adopter types)Karen Louis & David Crandall (Innovation diffusion)。如图2


                2


                在这个模拟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有很多人拒绝这样的改革。当我们开始在玩这样一个计算机模拟的游戏时,其实我们感觉不到这些理论的存在,因为这些理论隐藏在这些决策规则模式背后。为什么有些人会行动?为什么有些人会改变?为什么有些人不会改变?你必须自己想出一些策略去让这些人在变革过程中积极参与,去培训他们。你在这个模拟的过程中也确实会看到这些人的改变。在问题学习的过程中,我们假设这些学习者在参与模拟之前不知道任何的理论,我们把这些问题抛给他们,这些问题是用来模拟学习不同的理论的兴趣。

                    我们在泰国、韩国、香港和中国用这个模拟,我在商学院也用这个,我有一个商学院版本和学校版本,在商学院用了8年也收集了很多数据,用来研究学生对使用模拟的反应。在我说这个研究之前,先给大家演示一下这个系统。这个就是模拟系统,你可以看到这边有很多不同的活动,你可以点击来看看是什么活动,每个活动都会用到不同的比特币,比特币代表着时间和钱,你可以看到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性格,比如R是一个区域的教育总监,这个人申请做教育局的局长,但没有得到这份工作,所以R可能会不是很配合这个工作。我们还有Gary,是一个非常热衷于新技术的一年级老师,所以Gary可能会非常支持你的项目。还有Irene是一个三年级老师,但非常不喜欢新技术和软件,她会拒绝任何会增加她工作量的事情,即使是短期时间内的工作量。每个角色都有不同的特点。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你要选择不同的人和你参与这样的游戏。比如我要和这三个人一起合作,就可以和他们发起一个对话,我们会发现不断经历变革的不同阶段。如果你成功模拟了三年的使用时间,你会让大部分的人都变成日常使用者,你也会发现学生的学习成果也随着技术的使用而增强了。这里你会有一定奖励(有点类似游戏里面的奖励),奖励是指教学的受益。在你做这些活动的时候,你的奖励就会增加,你用的哪个活动有了奖励,哪个人得到了哪些奖励都会看到。我们发现每个活动的选择会帮助我们学校课堂教学产生变革。我们可以检验哪一种变革的措施能够对我们的学校产生什么可预测的变化,所以学校管理者可以使用该软件和系统来帮助他们更好地模拟体验我们教育变革中的过程。

                    因为我今天没有很多时间跟大家讨论这些细节,这是非常活跃的学习的模式。飞行员在模拟器飞行训练中不是只练习一次,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进行训练。这个模拟已经支持在线了,所以我们在课堂上和学生进行模拟训练,然后他们回家以后可以继续进行模拟。我上学期在四周课堂教学当中,我发现一个学生一周进行了105次模拟,所以学生非常喜欢这个过程,这可以帮助学习者产生一些关于改革过程的高阶思维能力和实施能力。

                    我们在5年期间做了一些研究,我们做了一些五年后学生评估数据的事后分析,对用了这个模拟系统的专业与我们学校没有用这个系统的专业进行对比,我们想通过课程评估来研究,在哪些方面他们学习这些课程很积极主动,开发一个合作的环境让我们的学校内容更有实践性。我们有50个不同的班级用这个模拟,与其他没有使用这个模拟的差不多12000人在五年期间内进行对比,可以看到,差不多1200人使用了这个模拟系统,24000人没有使用,我们学校的教职工不仅仅是在课堂上使用这个模拟系统,也在各种学习方式上使用。可以看到,在这个课程有效性评价的量表中(如图3、图4),其他课程的有效性评价大约在3.9。已经是非常高了,但是用了模拟系统的课程(LOC),评价更高。然后你可以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是,用了模拟系统的这些学生。其各科成绩间的平均标准差更小,而且非常显著。所以这整个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基本上四个评估选项中,都发现会帮助我们学生有更好的批判性思维的产生。

                3

                4


                    我们也做了一个中文版的模拟,原本是基于西方的变革模型,但是30年前我第一次去泰国的时候,我开始研究泰国的学校教育,当我跟校长和老师交谈的时候。我会发现有很多有趣的差异。在美国,如果我是一个学校的校长,介绍一个新的学习技术的时候,我会跟我的老师们讲这些新技术都包含了什么,我们为什么要用这个,然后我开放给老师问问题。其中一个老师可能会举手说,我还是不清楚为什么我们要用这个新技术,另一个老师可能会问,我们两年前刚刚用了一个新技术,这个好在哪里?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很开放的双向交流。如果我们在泰国介绍一个新技术给老师,老师们可能都是满脸微笑,校长如果问一个老师关于新技术的想法,这个老师可能微笑着说听上去很有趣,但是可能心里面没有想用这个技术的意愿。所以中西方的人的行为差别是很大的,这使我做出了第一个模拟系统采用上的改变。在中国的这个版本中,我们甚至改变了人员的结构,比如人员的角色,来适应中国的环境。我们也改变了这里面的一些活动来适应中国国情,因为我们发现中国是有班主任制度的,所以我们把这个活动加了进去,要更多地像中国人一样处理事情。我们同样也调整了人物的行为,去让里面的任务适应中国人去做,而不是给美国人做。所以在这个模拟系统里面,每个人的回应并不只是在语言上变成了中文,而是从行为上变成了中国式的行为。

                    总结一下,在教学中进行模拟如今已经非常盛行了,因为在科技的融入里,比如AI,当然我这个软件里目前还没有加入这样的技术,但是未来会加入VR这样的技术在里面。模拟的理念主要是创造一个尽可能地跟这些人工作情境接近的一个环境,应用他们的知识和技能。所以学生可以有机会体验到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他们所作所为的影响并且得到反馈。一架飞机会在一次飞行模拟中坠机,但总好过于在真实的环境中坠毁。所以尽可能多地进行模拟,在模拟中进行不同的策略尝试,尝试不同的结果,这个结果可能是你在工作中作为学校领导要花费数年才能得到的。这就是人们如何看到理论的应用,我们引入理论在这个模拟中来帮助人们看到理论是怎么在现实中被用来解决问题的。

                    谢谢大家!


                报告人简介

                    菲利普·海林杰(Philip Hallinger),泰国曼谷麦西多大学教授,是国际公认的教育领导力和变革学者。其著作广泛涉猎校长领导、学校改进以及领导发展等方面的问题。他撰写了《首席教学领导力评分量表》(PIMRS),是世界上用于衡量教学领导力的最广泛使用的调查工具之一。他曾担任过多个领导发展中心的主任,被认为是教学领导,教育变革,领导能力发展和学校改善领域的创新领导者。他目前的研究兴趣集中在学校改进、领导文化基础方面的国际问题以及以问题为本的领导发展等领域。


                    文:王雅姝 马银琦


                    【来源】华东师大教管系微信公众号202014日推送


                返回原图
                /